330章 番外六

大家都道上门是个风水宝地,可只有徐堇依自己明白,什么风水宝地,要是没有双手,或者是勤劳,在哪种风水宝地上住着,一样是乞丐!

“徐兰儿·········”她微微张开嘴,轻轻呢喃了一声,声音随着风,缓缓消散在空气中。

下午,熊大锤子从地里回来,见到徐堇依一人立在光秃秃的树下,急忙朝她走来,着急的说道:“这大冷的天,怎么站在外面?还不快进屋去?依依啊,你自己要多多注意,不要以为自己长大了,就粗心大意的!”

徐堇依眼眶一红,自从自己嫁过来,熊大锤子对她,说是亲生女儿,也不为过吧?

“爹,我晓得了!”徐堇依默默地点点头,“对了爹,刚刚小满叔叔来,说是下面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“我知道了!依依家,等下晚上我和你娘去看看,两个孩子还小,他们就不去了,你好好看着他们!”不等徐堇依说完,熊大锤子就打断徐堇依的话,“亲家母那边还没回来,从这里到县里也不是一点路程,这一来一回,费工夫,等下葬那天,再通知你娘他们回来吧!”

交代完这句话,熊大锤子就匆匆进屋去了。熊大锤子作为村长,一般人家都会请村长去做知客,而且,中间还有好多事要村长帮忙,不然,怎么做得下去?

晚上,徐堇依和两个孩子坐在椅子上,远远和熊二两人你抢我一块肉,我打你一下,玩的不亦乐乎!一点没发现他们的娘亲此刻正闷闷不乐!

徐兰儿死了,徐堇依应该高兴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失落感!

“娘亲,哥哥不让我吃肉肉!”

突然,徐堇依的思绪被熊二一句软软的声音打断了。她抬起头,只看见熊二正一脸哀怨的盯着远远看,不,准确的说是盯着远远碗里的糖醋排骨看!

“远远,你是哥哥,给弟弟一个又不会少长一块肉?再说了,你也该减肥了!”徐堇依白了远远一眼!

这小子越长月越净不说,而且越长越胖,要不是嘴角那浅浅的酒窝,徐堇依自己都该怀疑这还是不是自己的孩子!远远的长得很胖很胖,眼睛都快看不到了,弯弯的,眯成了一条线!

远远委屈的撅着嘴,听话的搛了一块糖醋排骨递到弟弟碗里。

“好了,不许吵架,好好吃饭!熊二,你再敢把碗里的青菜悄悄地丢在地上,你信不信一会儿娘亲揍你?”徐堇依瞥了一眼熊二藏在碗后面的青菜,还有地上桌子脚附近的几颗青菜!唤来黑球和黑仔,徐堇依警告熊二!

黑仔已经老得走不动了,在它最后的日子里面,徐堇依干脆把黑球接过来,让它好好陪陪黑仔!她的想法不错,自从黑球来了之后,黑仔的食量明显增加,看起来也越来越有活力了!

熊二瘪瘪嘴,不悦的戳着碗里的饭菜!

熊大锤子和欧氏去山下一直到大晚上才回来!远远和熊二早就睡熟了,徐堇依坐在外面,等他们!

“依依,你怎么还不去睡?”欧氏从外面回来,脱掉身上厚厚的大氅,她的头上,飘落几片雪花,徐堇依惊喜的看着她!

“娘,外面在下雪吗?”徐堇依走到欧氏面前,结果她递过来的大氅,亲自挂在架子上。

“可不是!还好你们没去!冷死了,大人都受不了,何况是孩子!”欧氏埋怨道,“依依,我和你爹下去就行了,你啊,就不要瞎操心了!”

欧氏说完,面色不善,熊大锤子则没有说话!一家人围着炭火,烤火!

“依依,你要有准备,你那大伯娘今天我看着有点不对劲!”熊大锤子拨弄了一下炭火,发出“刺啦刺啦”的声音,“自己出门或者是下山,反正小心点就是了!”

“爹,你说什么?”徐堇依简直不敢相信,曾氏难不成精神失常了?曾氏倒霉的紧,仇氏经历过一次丧子之痛,可曾氏呢,整整两次!那么熊大锤子话里的意思就是曾氏发疯了!

“你那大伯娘········唉,都是做父母的,她的心情我们能理解!只是没想到·······”欧氏一边说一边摇头,看起来十分可惜,“我们去看到的时候,她居然跪在徐兰儿灵前!真是傻了,我听到你大伯说,从得知徐兰儿过世的那一刻,她就不对劲了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一会儿还说要来找你报仇什么的!”

“找我报仇?”徐堇依指着自己鼻子,甚是不解!曾氏一直都很厌恶她,这点她一直都知道!可为什么找她报仇?这次徐兰儿跟她没关系吧?而且,她也没去山下晃悠!

“是!”熊大锤子诚实的点点头,遭到欧氏的一记白眼!

“·········”

难道这就是所谓不是不报,而是时候未到?不管怎么样,徐堇依都会注意的!

几天之后,山下闹闹热热,徐堇依带着两孩子在山上,尽量少去关注下面的事情!

徐堇依很纳闷,这都过去好几天了,徐兰儿怎么还没下葬?

“依依,你怎么没下去看看?”终于有一天,徐堇依带着远远和熊二在门口堆雪人,正好碰到刚刚从下面上来的佟氏!

“啊?”徐堇依看了看佟氏,指了指身边的两个小家伙,“他们两个在,我怎么走得了?”

佟氏点点头,说道:“这倒是!你呀,还是不要下去看了的好!你不晓得,兰儿那样子·········真是吓人!小家子就是要远离这些!”

徐堇依听出了佟氏话里的端倪,不禁问道:“婶婶,她怎么了?我怎么听········”

“还能怎么了?据说从牢里出来的时候就那样了!被人糟蹋得都快死了,这不,出来这么几个月,终于还是拖死了!大家都说啊,这是报应!当初她害死她亲妹妹的时候,眼都不带眨一下,如今好了,自己还不是·········死的那个惨啊,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,而且瘦的很厉害!本来请了好几个人去给她穿衣服,都没人肯干!最后还是你奶奶亲自去给她穿的!你大伯娘我看呐,已经不行了!”

佟氏八卦得厉害,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徐堇依了!

原来徐兰儿从牢里救出来之后,就快不行了!在牢里被人糟蹋了,好像是染上了病,这不,没多久就死了!而且,据说死的时候很骇人,没人愿意给她穿衣,最后还是龚氏为她穿衣!

佟氏走了之后,徐堇依一个人沉默的坐在凳子上!人生无常,谁都说不清下一刻会发生什么!至于徐兰儿,她徐堇依并没有什么对不起她,只是她感概,曾经欺负她欺负得那么惨的徐兰儿徐花儿两姐妹都没了,而她的日子呢?还将继续下去!

又过了几天,徐兰儿下葬,仇氏从县里赶回来!这一次,就仇氏一个人回来了,李大夫没有回来,几个孩子也在县里!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好事,仇氏就没带他们回来!

徐堇依一直谨记他们的话,没有下山,甚至都没有出门!外面太冷了,还不如呆在家里和孩子们玩玩游戏。

徐兰儿的坟地就选在坟岗,从熊家后面过得时候,徐堇依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,她听得出来,这是曾氏的哭声!

徐堇依和孩子们窝在自己的房间里,听到外面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,以及曾氏那哭声,眼眶不禁红了。

徐兰儿没了,那和她的仇恨以及恩怨都随着她的离去,全部消失了!这一刻,徐堇依心里无比轻松!死者为大,她不会卑鄙到连一个死人都要去计较!

当晚,熊大锤子回来就告诉徐堇依,她那大伯娘彻底疯了!好嘱咐她最好不要去后山!

后山,那是坟岗!老人们迷信,觉得人死后,特别是在回魂夜,那天她会重返阳间,看看这个熟悉的世界,或者是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。

徐堇依点点头,她也不会闲着没事跑到后山去!

又过了几天,熊烨琰从县里回来了!这一次,他带着三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回来,整个山塘村的村民们看到,不免又一阵羡慕嫉妒!

当晚,徐堇依告诉他,“烨琰,徐兰儿没了!”

熊烨琰也愣了一会儿,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她说道:“哦!”

淡淡的一个字,没有其他话语!可徐堇依明白,熊烨琰和她一样,也放下了!放下了对徐兰儿的怨,也放下了对她的恨!

熊烨琰和徐堇依的态度不谋而合,夫妻两相对一笑,两人都看到了眼中的释然!